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今晚开马奖结果8 > 正文阅读

我军体育健儿:那一刻是他们让义勇军进行曲响彻世界赛场

发表日期:2019-09-25 18:28  作者:admin  浏览:

  在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赛场上,我军选手挥舞着国旗,为战友加油助威。解放军报记者 范江怀摄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向我们走来了,仿佛能听到她的脚步声。风一般的脚步声是一支浑厚的交响曲——既是火炬传递者踏在祖国大地的铿锵足音,也是场馆建设者的劳动号子;既是军运会志愿者的朗朗笑声,也是开幕式演出者排练的动人旋律……不过,最为迷人的声音当是来自备战军运会训练场上的呐喊声、加油声,以及不易听到的汗水滴落在地板上的吧嗒声……

  在训练场上,我们见到了充满朝气的后起之秀,更欣喜地见到了一批在世界赛场上曾经为我国、我军夺得过世界冠军的名将。昨日的世界冠军们中,很多人不再年轻,如今的岗位也有所不同,可那种拼命的劲头没有丝毫改变,雄风依旧不减当年。今天,就让我们追随世界冠军们备战世界军运会的步伐,一睹我军选手备战世界大赛的日日夜夜。

  现任八一游泳队副队长兼教练的贺慈红,是少有的悉数参加了前六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人。

  运动员、教练员、副队长……虽然身份几度改变,但“祖国在我心中”的信仰,始终没有变。

  参加第一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时,贺慈红并没有完全准备好。国际军体理事会代表大会1995年5月在北京宣布举办世界军人运动会,当年9月,就在意大利罗马拉开了大赛的帷幕。

  尽管没时间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状态,贺慈红在比赛中还是奋力一搏,在女子50米和100米的仰泳中,夺得了两枚银牌。

  站在领奖台上,望着缓缓升起的五星红旗,贺慈红感觉 “特别的激动”。在这之前的1994年罗马世界游泳锦标赛上,贺慈红就打破了女子100米仰泳的世界纪录,实现了升国旗奏国歌的夙愿。但在世界军人运动会的领奖台上,能以一名军人的身份向国旗敬军礼,这是前所未有的感受和激动。

  第一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没能夺得金牌,留下了不小的遗憾。在第二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贺慈红就用自己的顽强拼搏,夺得了军运会的游泳金牌。升国旗、奏国歌——弥补了自己的一大遗憾,也更加坚定了她心中的那份信仰。

  从运动员改任教练员后,贺慈红的角色变了,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不仅要教给队员们游泳技能,还要培塑年轻一代运动员为国争光的追求和信念。让她欣慰的是,自己所带的队员,在后面几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为祖国赢得了一枚又一枚金牌,让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一次又一次地在军运会的赛场上回响。

  比金牌给贺慈红带来的更大惊喜,是队员们在比赛中所表现出来的为国争光的情怀。

  贺慈红清楚地记得,2011年自己带队员参加在巴西举行的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时的情景。

  焦刘洋是奥运冠军,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丝毫不敢怠慢。为了积蓄保存好体力,避免往返路途上的奔波,贺慈红就陪着焦刘洋住在更衣室里休息。在那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焦刘洋为我军夺得了5枚游泳金牌。

  比赛一结束,焦刘洋就马不停蹄地坐了30多个小时的飞机赶回上海,代表国家队参加世界游泳锦标赛。虽然只抓住了世锦赛的尾巴,焦刘洋还是为中国游泳队夺得了女子200米蝶泳的金牌。赛后,国家队的教练和领队都为焦刘洋的出色表现而感动,为她心中的那份爱国情怀而钦佩。

  贺慈红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为了把为国争光的情怀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平时就得多做润物细无声的工作,在日常养成中注重点滴培养。不管队员是在自己队里训练,还是在国家队训练;不论是在国内比赛,还是出国参赛,贺慈红都要求思想政治工作要紧紧跟上。每年下发的主题教育资料,她都通过快递等各种方式,及时送到队员们手中,让他们在课余时间抓紧学习。国家队的教练们也对贺慈红带教的运动员称赞有加,说她的队员让人放心。

  离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越来越近,贺慈红也觉得自己肩上所扛起的责任越来越重。

  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游泳比赛,虽然没有奥运会竞争得那么激烈,但依然有不少世界一流泳将参加角逐。从报名参赛的名单来看,有50多名选手参加了今年刚刚结束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并达到了参加东京奥运会游泳A标,其中不乏赢得世锦赛冠军、打破赛会游泳纪录的选手。

  面对强手,久经沙场的贺慈红表现出了应有的淡定。这份淡定,源自心中的那份追求和信仰。她说,请大家放心,我们在自己的家乡参赛,一定会给祖国交上一份合格的答卷,让义勇军进行曲响彻军运赛场。

  王恋英(左)向年轻运动员讲述自己夺得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女子个人“五连冠”的经历。解放军报记者 范江怀摄

  进入不惑之年的金泳德,坐在记者面前一脸的平静,像波澜不惊的湖面。只有说起话来,才能感受到“湖面”下的激流涌动。

  参加了3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一共夺得了5枚射击金牌。但在金泳德心中,令他不能忘怀的,是1998年在曼谷亚运会上的那声枪响。

  15岁那年金泳德才开始摸枪,18岁进入了专业射击队,开始了职业生涯。1998年是金泳德第一次代表国家队参加国际大赛。队服上的那面国旗,在金泳德的胸前沉甸甸的,比手中的那杆枪沉多了。

  亚运会上男子25米标准手枪的比赛打得火星四溅。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金泳德,与一名乌兹别克斯坦枪手打完60发子弹后,同以574环的成绩并列第一。为了决出最后的冠军,两个人走上射击台进行单挑。三个回合15发子弹打完,金泳德顶住压力,把对手挑落马下,摘得了人生中第一枚国际大赛的金牌。

  站在最高领奖台上,金泳德仰望着冉冉升起的国旗、高唱着激昂雄壮的国歌,心情无比激动。他说,“卧薪尝胆苦练射击,为的就是迎来这个令人激动的时刻。只有经历了这个令人难忘的时刻,你才能理解一名枪手的幸福和追求,才懂得流过的汗水值不值得。”

  时间过去了20多年,与记者谈起第一次实现了在国际赛场上升国旗奏国歌的梦想和追求,金泳德依然很激动,眼泪情不自禁地在眼眶里打转。

  2011年,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巴西举行。教练兼队员的“中国金”坐了一次“过山车”。开赛前两天,射击队一金未得,大伙儿头上像笼罩着一片乌云,非常压抑。射击比赛实际上打的就是心理素质。如何冲破心理的迷雾?金泳德回忆说,对祖国荣誉的那份信仰,才是大伙儿走出困境的力量。

  比赛第三天,“中国金”终于在中心发火手枪的比赛中夺得了首金。接着,“中国金”一发不可收拾,又在军事手枪速射个人和团体赛角逐中连夺2金。“中国金”由此成了军事射击比赛中的“枪王”。

  经受挫折走上领奖台,回响在赛场上的义勇军进行曲更加笃定了金泳德心中的追求:当运动员就是要在世界赛场上为国争光、为军旗增辉!

  年过四十,仍奋斗在比赛第一线,这在别的比赛项目中不可思议。唯有射击项目,可以把自己打到“高龄运动员”的行列。射击队副队长、教练员、运动员,可以说是多个重担一肩挑。有些担子原本是可以卸下的,但金泳德觉得担子多了对自己反而是一种促进。他说,教队员的过程也是自己学习的过程。

  已经是一杆“老枪”的金泳德,不变的依然是一脸的平静:依然要像一名普通的运动员一样举枪、瞄准、击发……变的是肩上的担子愈加沉重:现在考虑的不仅是个人的夺金问题,而是全队的夺金问题;考虑的不仅是眼前发展提高的问题,而是长远发展提高的问题;考虑的不仅是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问题,也要考虑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问题……

  面对即将来临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第4次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金泳德,不再是一个人打完比赛就完事,而是要带领一队选手去完成代表团赋予的重任。在前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我军选手一共夺得过16枚射击金牌,最多的一届曾拿过9枚射击金牌。

  和别的比赛项目不同,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射击比赛集聚了世界上射击水平最高的选手,竞争最为激烈,一点不亚于奥运会。因为,世界上的神枪手,多半都是军人。

  军人,生来为战胜。金泳德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期待着在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赛场上,再次奏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在中国女排,袁心玥是一名“三高”球员。朱袁张(朱婷、袁心玥、张常宁)被称作是现今中国女排的“三驾马车”,水平高是不用说。袁心玥在每一场比赛中的得分,仅次于中国女排的“大姐大”朱婷。

  袁心玥身高2米01,是目前女排球员中身高最高的队员。被队友称为“开心果”的她,在比赛中嗓门也是最高的。打出一个好球,她的一声尖声吼叫常常震撼全场,充满了横刀立马舍我其谁的杀气和一名军人英勇无畏的斗志。

  17岁那年,袁心玥被主教练郎平带到了世界锦标赛上,临时顶替受伤的老将徐云丽上场比赛。初次参加世界大赛的袁心玥没有辜负郎平的信任,在拦网和进攻上发挥出色,起到了奇兵的作用,为中国女排夺得这届锦标赛的亚军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袁心玥披上国家队的战袍再次出征。在主教练郎平的带领下,中国女排时隔12年再次夺得了奥运冠军。

  站在冠军领奖台上,望着那面高高升起的鲜艳的五星红旗,袁心玥至今回忆起来还说:“像做梦一样。手里拿着的那块金牌很沉,沉的不是金牌的重量,而是承载着我们努力的过程和结果,能够代表中国队站在最高领奖台上,就是对自己最大的鼓励,也推动着我不断前行。”

  从领奖台走下来,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在里约奥运会上,是一帮老队员带着袁心玥等一帮年轻球员夺得了奥运金牌。现如今,当年与袁心玥一道拼搏在奥运赛场的老队员都退役了,“朱袁张”成了中国女排的顶梁柱。摆在袁心玥面前的困难可想而知。

  袁心玥诙谐地回答说:“我觉得不管这墙有多高,反正我腿长,总能跨得过去。”

  2015年,第六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韩国闻庆举行。八一女排左突右杀,最终杀进了决赛。在与巴西队争夺冠军的比赛时,因不敌对手,她们夺得了亚军。这显然不是第一次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的袁心玥想要的结果。她说,打世界军人运动会和打奥运会一样,只要是代表中国队,就要升国旗奏国歌。在韩国的军运会上,升起了国旗,但未能奏响国歌,这给袁心玥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跨进2019年之后,袁心玥面临着许多新的挑战,既要代表国家队参加奥运会参赛资格赛,努力争取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同时,她又要代表八一女排参加世界军人运动会,在家门口夺取从未赢得过的女排冠军。

  面对即将到来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袁心玥充满了期待。她表示,要和队友们一道,去夺取女排比赛的金牌,在武汉的军运会上实现升国旗奏国歌的梦想!

  采访了许多运动员,他们的初心无一例外都是“升国旗、奏国歌”。每一滴汗水、每一次摔打、每一次参赛……可以说都是为这个“初心”而付出自己竭尽全力的拼搏。

  被国外媒体称为“世界第一女兵”的王恋英,先后13次将自己的名字刻在了“挑战者杯”上,并获得了国际军体理事会授予的军事五项女子个人流动奖杯。现任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副主任的王恋英,在谈到自己的夺冠“秘诀”时说,在比赛中遇到困难时,我就在心里默唱国歌,是义勇军进行曲给了我无穷的力量。

  李光华是中国军事五项队首次夺得“戴布鲁斯杯”的成员之一。回想起36年前的那次夺冠经历,他说:“在领奖台上奏国歌升国旗的时候,眼泪就在眼眶里转,到现在我一听到国歌还激动。一名军人,既然代表我军去参加国际比赛,就要树立为国争光、为军队争光的理想。”

  每一代体育健儿所面对的对手不同,比赛环境也各异,但老一辈军事体育健儿的初心,被一代又一代运动员很好地传承下来,并凝练成了我军当代体育健儿的一种信仰。正是有了“为国旗增辉、为军旗添彩”的拼搏精神,有了“拼倒争第一,站着升国旗”的坚定信念,才有了世界赛场上我军选手频传捷报的喜讯。

  创军人荣耀,筑世界和平。举办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是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这是一次向世界各国军队展示中国经济社会建设发展成果和中国军队热爱和平、珍惜友谊的体育盛会,也是彰显我军体育健儿顽强拼搏、团结奋斗、勇创佳绩、共铸辉煌的国际舞台。

  在世界赛场上,每一个赛场,每一次比赛,每一个对手,都是不同的,充满了不确定性。古人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在激烈的赛场上,我们比拼的不仅是技术战术、体能谋略,也是精神、作风、意志乃至信仰。能笑到最后的,永远是渴望胜利、信仰坚定、作风硬朗、顽强拼搏的选手。

  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军广大体育健儿正在积极备战。我们期待着他们在江城武汉书写新的不忘初心的故事,创造新的牢记使命的传奇。

  9月21日,香港青少年军成员进行中式步操展示。新华社记者 王晓丹 摄新华社深圳9月21日电(记者王晓丹)“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伴随着朝气蓬勃的歌声,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在深圳红领巾广场徐徐铺开。新华社记者 王晓丹 摄9月21日,深港青少年共唱《我和我的祖国》,并举起国旗,为祖国献祝福(无人机拍摄)。

  南宁市南宁大桥夜景(9月20日摄)。夜幕降临,广西南宁市的道路、桥梁与高楼在华灯的映衬下璀璨夺目,流光溢彩。9月21日,第十六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在广西南宁开幕。

  9月21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纪念馆“紫金草”合唱团在演唱和平歌曲。当日是国际和平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唱响”和平主题活动。当日是国际和平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唱响”和平主题活动。

  9月18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欧安组织特别代表萨伊迪克在会谈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克兰、欧安组织、俄罗斯)18日在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举行例行会谈,但各方未能就俄、德、法、乌四国领导人举行“诺曼底模式”峰会的相关准备工作达成一致。

  9月19日,工作人员巡查湖州杨家埠恩施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建筑屋顶的光伏发电板(无人机拍摄)。截至2019年8月底,湖州全市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74万千瓦,2019年1至8月累计发电量13.5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8%,新能源发电在全社会用电量中占比达到7.09%,全面助推“低碳城市”建设。